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人生观沧海 静默蕴金风-沧海默风的博客

沧海桑田,红尘默默,岁月更迭,人生蹉跎,踏坎坷,走风波,皆是匆匆过客,来做什么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郑辅源,男,籍贯北京,1948年2月出生于艺术世家。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,大庆市戏剧工作室专业作家,曾担任大庆市艺术团团长,黑龙江省曲艺家协会理事、黑龙江省相声研究会理事、大庆市曲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、大庆市东北地方戏创作研究会副理事长。郑辅源自幼受家庭熏陶,十二岁入天津市曲艺团少年曲艺训练队学习相声表演、四胡演奏,并在天津市曲艺团著名曲艺作家朱学颍、陈寿荪、姚惜云、王家琪指导下学习曲艺创作,从艺五十余年笔耕不辍,发表、上演、录播影视、戏剧、戏曲、曲艺作品三千余篇(部)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浓缩我之经历,赠予亲朋好友,志气不灭,满目阳光  

2016-03-05 10:47:38|  分类: 诗词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七律 · 壮歌

- 赠狮王润滑油黑龙江总代理赵长山先生

 

(沧海默风)

 

初到大庆谋生活,

直面艰难踏坎坷。

百纳褴褛何羞耻,

众口夸赞腰不折。

艺苑耕耘苦作乐,

安步跋涉胜乘车。

草根豪情鸿鹄志,

仰天长啸吼壮歌。

 

 【上个世纪的一九七二年,五一刚过,我从哈尔滨市的第九十中学教员岗位,进入大庆文工团,担任曲艺演员,承担着相声、快板书、评书、曲艺伴奏、曲艺创作的工作。一人身兼数职,到也怡然自得、游刃有余。

 这要感谢十二岁时在天津市曲艺团我的老师郭荣启(相声)、阮文禄(四胡)、朱学颖(创作)、李润杰(快板书)对我的悉心教诲和培养。

 一九七二年五月,我被调入大庆文工团。那时候的我,穿在身上的是补丁摞补丁的衣服,上衣和外裤根本就看不出原来的布料究竟是什么颜色,补丁的大小不一,层层叠叠,针脚密密麻麻(夫人的功劳),很是独具特色,成为当年文工团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

 贫穷不是我的过错,那个年代的劳动报酬也就是勉强糊口而已,即便是所谓的高官,也挣不了几个钱。贪腐在那个年代是根本不可想象的事情。即便满身褴褛,也是我劳动所得。劳动所得,何耻之有?我也就心安理得。

 当舞台演出获得满堂喝彩后,我昂首挺胸走下舞台,迎着我的是同事们赞叹的目光。

 油田领导特意赶到后台,要再看看刚才在舞台上谈笑风生的青年相声演员,但是遍寻不见。当团长引领着油田领导找到我的时候,面对着满身褴褛的我,油田领导惊诧得瞪大了两眼不敢相信,这个叫花子摸样的青年人,竟然就是刚才在舞台上博得了雷鸣般掌声的相声演员。

 油田领导感慨万端的说,看不出来呀,这在我们大庆是难以想象的。团长笑着说,他刚来大庆,我们正在为他逐步解决困难。油田领导当即找来库管,给我拿来一身工作服,让我马上换上新工装。那是我近年来的第一次穿上新衣。

换下的那一身褴褛的衣裤,我一直保留着,因为那是我生命过程中难以割舍的见证。可惜的是,后来家中失窃,一个装有这身褴褛衣裤的箱子,被贼抱走了。对于贼人来说,有些失望了,我也深感对不起他的劳动—虽然这种“劳动”是我所不齿的。但对于我来说,却丢失了我最为珍贵的传家宝。

我相信,你所见过的最贫穷的乞丐,也比我当年的穿戴要体面得很多倍。

励志,不在语言,不在表象,而在心中。

至今我的那身褴褛的衣裤,仍然深藏在我的内心深处,我此生难以忘怀的,是当年的艰难困苦磨砺中,我在奋力拼搏着没有丝毫的退缩。

冻死迎风站,饿死头不低!做人,就要有这股子志气。

写下这段话,赠送给我的好友,希望能够给你一点精神力量,为你助力发达前行。

谨以此文作为对你和所有正在创业的朋友的新春祝福!】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