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人生观沧海 静默蕴金风-沧海默风的博客

沧海桑田,红尘默默,岁月更迭,人生蹉跎,踏坎坷,走风波,皆是匆匆过客,来做什么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郑辅源,男,籍贯北京,1948年2月出生于艺术世家。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,大庆市戏剧工作室专业作家,曾担任大庆市艺术团团长,黑龙江省曲艺家协会理事、黑龙江省相声研究会理事、大庆市曲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、大庆市东北地方戏创作研究会副理事长。郑辅源自幼受家庭熏陶,十二岁入天津市曲艺团少年曲艺训练队学习相声表演、四胡演奏,并在天津市曲艺团著名曲艺作家朱学颍、陈寿荪、姚惜云、王家琪指导下学习曲艺创作,从艺五十余年笔耕不辍,发表、上演、录播影视、戏剧、戏曲、曲艺作品三千余篇(部)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七律-丙申年腊月廿九  

2017-01-27 23:15:43|  分类: 诗词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七律·丙申年腊月廿九
         (沧海默风)
 
             万户千家同心酒,
             五湖四海共携手。
             慈心尊长说家事,
             顽皮稚童舞姿扭。
             花灯明烛聊夜话,
             姹紫嫣红爆竹吼。
             母亲灶前忙夜饭,
             亲情浓溢香满口。
 
       过年过的是什么?历来众说纷纭。老郑觉得,过年,过的是个人气。中华传统,讲究的是四世同堂,大家族的家风祖训历来被乡邻们恭敬。俗话说“老猫房上睡,一辈传一辈”,传来传去传到了今天,我就稀里糊涂的发现,这中华传统咋就不知不觉间袅儿悄儿的找不着了呢?
       我家不是啥名门望族,家中的人丁却也还算是兴旺。说起来我的祖籍是浙江嘉兴,爷爷是个南国的裁缝,因为我不知道的什么原因,携家带口的来到了北京。我想从南国到北方的不会是我爷爷的主张,因为一同来到北京的还有郑氏家族的各门各户。奶奶曾经跟我说过爷爷那些同辈人的故事,可惜我少不更事,没能记住太多的往事,只知道北京我的伯父名叫郑鸿永,我的父亲名叫郑鸿贵。
       我的父亲应该是在北京长大的,也不知道为了什么,跟随我的爷爷又南下来到了水陆码头的天津。听奶奶说,那时候的日子还算说得过去,爷爷和奶奶只有我父亲这一个孩子,自然是宠爱有加。不过由于爷爷沾染上了吸毒的嗜好,抽大烟(天津人俗称鸦片为大烟)使得家境迅速衰落,奶奶和父亲的日子也就陷入了窘境。
       俗话说,屋漏偏遭连夜雨,帆破又遇顶头风。1939年8月,爷爷因为抽大烟早早的就去世了。那时候,我家住在天津城外的南市,是个五方杂作下九流的“三不管”地区,我家就就属于南市地区。南市,是一片属于“下三滥”居住的贫民区,我家住的地方叫做荣业大街鸿裕东里,听奶奶说,胡同的对面原来是鸿裕西里,后来有人出钱买下了这条胡同,在胡同的原址上盖起了楼房,开了一家旅馆,旅馆的名字叫做“通裕旅馆”,我想,这一是取其通往富裕的寓意,二呢,应该是纪念着鸿裕西里吧?
       爷爷去世了,棺材就用两条窄窄的条凳架在了荣业大街的路边。人死了,还没等到发丧呢,谁知道就遭遇了祸从天降!1939年8月华北地区普降暴雨,到了20日,陈塘庄大埝决口,海河以南的地区基本看不见地面了。
       据奶奶回忆,当时墙子河比往年河水上涨得都要快,人们天天都提心吊胆,有一些人自愿到河边站岗,如果发现险情及时通知大家。结果有一天中午大街上有人高喊着:“墙子河开口子啦!”大水就像巨蛇一样奔流出来追赶着逃避的人们,很多房屋的大门瞬间被洪水冲破,顷刻间淹没了桌子和床。人们都跑到了房顶上躲水,结果这一躲就是一个多月。这期间人们饿了就点火在房顶上煮碗粥,房顶上做饭也成了当时一道特殊的风景。能有米下锅已经算当时的“小康家庭”了,很多穷人家的土坯房别说做饭了,水里泡的时间长一点就整个给泡塌了,当时此起彼伏房屋坍塌的轰隆声成为这些亲历者挥之不去的噩梦。
       这次洪水受灾人口80多万,灾民65万户,倒塌房屋1.4万多间。按当时货币计算,损失6亿多元,一直到10月初洪水才退下去。爷爷的棺材就是在那次洪水中被冲得无影无踪尸骨无存。
        过去的事情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记,从小我就知道了生活的艰难。家里穷,父亲有一副好嗓子,万般无奈的奶奶处于生活所迫,只能送父亲去戏班子拜师学艺。那时候,艺人属于下九流中的末流,是伺候人的。学艺又很苦,父亲的艺术生涯就在一派穷困潦倒中开始了。好在父亲肯努力,学成登台很快就成了京津一带小有名气的艺人。我曾经在大庆图书馆查阅资料的时候,在旧中国的报纸上发现过大幅的广告,上边赫然写着“特邀评剧名伶鲜灵霞、郑耐梅于某月某日在天津大舞台登台献艺”。郑耐梅是父亲的艺名,这个名字一直跟随着父亲,父亲的本名郑鸿贵已经没人知道了。
        腊月廿九,就快要进入农历鸡年了。纪念我的父亲,写下这几笔文字,是要说点儿啥呢?大过年的,还是写一点我的心愿吧。愿我的朋友们,做人知道感恩,饮水懂得思源,做中国人,明中国礼,别让后辈儿孙给老祖宗丢人现眼,过一年长一岁,要知道啥是正道,啥叫做良心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