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人生观沧海 静默蕴金风-沧海默风的博客

沧海桑田,红尘默默,岁月更迭,人生蹉跎,踏坎坷,走风波,皆是匆匆过客,来做什么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郑辅源,男,籍贯北京,1948年2月出生于艺术世家。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,大庆市戏剧工作室专业作家,曾担任大庆市艺术团团长,黑龙江省曲艺家协会理事、黑龙江省相声研究会理事、大庆市曲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、大庆市东北地方戏创作研究会副理事长。郑辅源自幼受家庭熏陶,十二岁入天津市曲艺团少年曲艺训练队学习相声表演、四胡演奏,并在天津市曲艺团著名曲艺作家朱学颍、陈寿荪、姚惜云、王家琪指导下学习曲艺创作,从艺五十余年笔耕不辍,发表、上演、录播影视、戏剧、戏曲、曲艺作品三千余篇(部)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七律-丙申年腊月廿六  

2017-01-27 23:02:10|  分类: 诗词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七律·丙申年腊月廿六

(沧海默风)

 

又逢腊月二十六,

家家户户割年肉。

屯邻相邀杀猪菜,

血肠上桌吃个够。

关东民俗百姓乐,

大碗烧酒龙虎斗。

吼上一段二人转,

白雪红灯梅花瘦。

 

黑土地的民风剽悍,老少爷们淳朴豪爽。每年的杀猪菜流水席,全屯子的老亲少友一个不落,吃的一个尽兴,喝的一个痛快,从中午连着晚饭,热炕头上拉家常,那份哥儿兄弟的情份,牢邦着呢!

我从小在天津长大,家里不富裕,但是也不算穷苦人家。父亲在解放初期文艺界的“定级复议”中确定了月薪98元。您别跟现在比,当年毛主席才拿二级工资300多块,我父亲在当时已经算是高工资了。

腊月廿六,家家炖肉。母亲一手烧菜的好厨艺,把铸铁的炒菜锅放在炉火上烧热,把白糖放进热锅里,用锅铲搅拌白糖,眼看着白糖由白变红,渐渐的冒起了泡沫,母亲把已经切成小块并且早就用开水焯好了的猪肉倒进了锅里,锅铲翻来覆去的搅拌着,让深红色的白糖浆染红了肉皮,那个香喷喷的味道,让我馋涎欲滴,离着老远的距离,眼巴巴的望着锅里的肉,盼望着快些吃到嘴里。

母亲说,这道工序叫做“炒色”,白糖不能炒糊了,白糖糊了味道就苦了。但是又不能炒嫩了,炒嫩了肉一倒进锅里白糖就粘在肉上了。炒菜,掌握的是个火候,这是我长大才明白的道理。

当猪肉炒好了颜色,放上葱姜、桂皮、大料,然后把清水倒进了锅里,既不加盐,更不加清酱(天津称呼酱油为“清酱”),旺火烧开了水,然后再用文火慢慢地炖,等炖好的红烧肉出锅前放进精盐,再稍微炖一小会儿,母亲掀开锅盖把一大锅炖肉(红烧肉)倒进一个大瓦盆里的时候,满院子的香味儿能飘到胡同的外边去。饭店做的炖肉,比起母亲的厨艺来那真是差着十万八千里呢!

我的姥爷是个出售干调的小商人,这可能也是母亲接触各种调料的学习渠道。母亲在世的时候,每年的炖肉都吸引着我们兄弟姐妹七人。不光是炖肉,母亲做的各种海鲜鱼类更是令人拍案叫绝。母亲是六十六岁那年离开我们的,因为心力衰竭,抢救无效撒手人寰。我在黑龙江,赶回天津去的时候,母亲的慈容仍在,但是已经和我们阴阳两隔了。

腊月廿六,我没有炖肉,因为没有了母亲,没有了母亲那精彩绝伦的厨艺,这年肉,真的难以下咽哟!

日子好了,莫忘过去。从艰难困苦走过来的人们呀,别忘记远去的亲人。好日子莫忘苦日子,把陈年往事讲给孩子们听听。不是忆苦思甜,是为了缅怀亲人,饮水思源,学会感恩,别忘了自己身从何处来!

老郑祝愿您:诗书传家,礼教继世,子孝孙贤,家宅兴旺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