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人生观沧海 静默蕴金风-沧海默风的博客

沧海桑田,红尘默默,岁月更迭,人生蹉跎,踏坎坷,走风波,皆是匆匆过客,来做什么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郑辅源,男,籍贯北京,1948年2月出生于艺术世家。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,大庆市戏剧工作室专业作家,曾担任大庆市艺术团团长,黑龙江省曲艺家协会理事、黑龙江省相声研究会理事、大庆市曲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、大庆市东北地方戏创作研究会副理事长。郑辅源自幼受家庭熏陶,十二岁入天津市曲艺团少年曲艺训练队学习相声表演、四胡演奏,并在天津市曲艺团著名曲艺作家朱学颍、陈寿荪、姚惜云、王家琪指导下学习曲艺创作,从艺五十余年笔耕不辍,发表、上演、录播影视、戏剧、戏曲、曲艺作品三千余篇(部)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七律 - 丁酉年正月初十  

2017-02-06 15:19:48|  分类: 诗词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七律 · 丁酉年正月初十
         (沧海默风)

            老鼠娶亲有传说,
            人生悲喜何其多。
            岁月有苦亦有乐,
            蓑衣芒鞋踏坎坷。
            攀登疲累且狂吼,
            前程路尽拓新辙。
            好汉从来铮铮骨,
            雷霆万钧作欢歌。
 
        日子是过的,月子是坐的,生活中的常识让我们知道了活着的不容易。
        小时候有父母的呵护,奶奶的疼爱,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的情景,仍然感觉真的幸福到家了。
        我的父亲是评剧艺人,四九年以前已经荣登评剧名伶的高位,四九年以后进入天津评剧院,仍然是名列主演的著名演员之一。
        关于父亲的故事,我还是记忆深刻的。父亲原来是评剧小生,因为个子过高,而旦角又过矮,无法配戏,父亲就改唱了丑角。
        在舞台上父亲表演的戏曲丑角人物活灵活现,所以父亲的艺术形象一直活跃在我的记忆里。
        曾记得一次跟随父亲到天津黄河大戏院,那是天津评剧院的剧场。那天上演的剧目是《子孝孙贤》,记得剧本好像是父亲创作的,那天是首场演出,剧场中座无虚席,观众早早的就在等待中。
        父亲扮演的是个生活中的小角色,一个小旅店的店主人,类似于解放初期的小业主,今天的个体从业人员。
        戏曲故事的大概内容,是讲一个小媳妇带着有病的婆母要住店,店主人发现老人有病,怕出意外不让老人住店。经不住媳妇的再三哀求,最终还是答应了老人住进了小店。住店前和小媳妇约法三章,不准啼哭,老婆婆出现任何问题和小店无关,不能牵扯到店主。小媳妇都答应了。
        没料到老人家却因为一路奔波劳顿,病重无医一夜病亡。喜剧情节在于第二天的清晨,店主发现老人病亡不禁惊慌失措,客死他乡必须惊动官府,而这势必对小店的经营不利。而小媳妇的嚎啕大哭更是令店主人魂飞魄散,店主人想要平息这场飞来的横祸,最后无奈应允小媳妇的要求,装作老婆婆的儿子,为老婆婆披麻戴孝打幡出殡,还得哭天抢地的起灵发丧。一个市井平民的无奈之举,被父亲演绎得惟妙惟肖,也令观众忍俊不禁。
        我是在黄河大戏院的后台侧面的灯光楼上观看父亲演出的,戏还没开演呢,同是丑角的陈宝玉叔叔就告诫我,一会儿可以笑,但是不准笑出声音来。我想,我不出声不就得了,至于笑不笑谁知道呢?哪里知道剧情的发展完全出乎我和所有观众的意料之外,剧场内简直就笑成了一锅粥,观众被父亲的精湛表演所感染、所折服,那笑的浪潮真的是一浪高过一浪,鼓掌声、喝彩声声声不绝,那真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欢笑盛宴呀!
        我在灯光楼上已经笑得瘫坐在了楼板上,我早已经忘掉了陈宝玉叔叔的警告,我那无法遏止的放肆大笑,那狂放的无视一切的笑声,在那一刻已经无所谓了。陈宝玉叔叔已经顾不上约束我了,因为他和后台的所有演职人员一样,早已经笑得泪眼婆娑、弯腰曲背了。全场的观众都在肆无忌惮的狂笑着,我的笑声在全场观众的哄堂爆笑中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。
        那是我人生中唯一的一次笑得那样的痛快,那样的发自内心深处,那样的忘记了这个世界的存在!
        还有一次同样是在黄河大戏院,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的已经不是无所顾忌的欢笑,而是魂飞魄散的恐惧,那也是我此生难忘的。
        那天上演的剧目是评剧经典剧目《杨三姐告状》,父亲扮演的角色是高贵和,杨三姐进津告状,为姐姐申冤报仇,天津督军下令刨坟掘墓,命令仵作(旧时检验尸体的人)开棺查验杨二姐的尸体。剧情已经到了最终的关键时刻,我仍然是在灯光楼上聚精会神的看戏,杨三姐告状的结果如何,就要看开棺验尸是否确系被高小六毒杀。我童年本来就胆小,对死人本就有着无边的恐惧,当督军一声令下“开棺检验”的时候,伴随着一棒锣声响亮,吓得我紧紧的捂着双眼再也不敢往下看了!
        那晚上回家是紧紧拽着父亲的手回去的,从此以后,我的胆子更小了,因为那督军的喊声和一棒锣声!
        小店主也罢,杨三姐也罢,老百姓的日子自古以来就没能一帆风顺过。即便是达官贵人,又有谁能够保证这辈子就不碰上点啥事儿呢?过去如此,今天的生活何尝不是如此呢?我知道,不要幻想一切都是那么的顺风顺水,天下的路都是不平的,如果真的一路走来一马平川,如果生活的大河无风无浪无惊无险,那这个世界真的就少了很多的色彩呢!
        但是,我还是希望人生平安,因为我知道,平安是福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